中共射洪县委宣传部主管 射洪县新闻宣传中心主办  主编:陈攀 副主编:王益林 总监:罗明金 新闻热线:0825-6665927 合作:13882560256
政务资讯 | 行业资讯 | 重点专题 | 魅力射洪 | 微视射洪 | 网络问政 | 权威发布 | 网上读报 | 政务微博 | 射洪县情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走射洪 > 射洪文化
 
那些年,我们深情走过
时间:2017-05-22 16:44:03  来源:
  ■    陈远芝
  此时此刻,望着灯火辉煌的涪江河堤,人头攒动的爱情栈道,多年前的记忆依旧如新,我知道,充斥心中的那份狂放那份浪漫那份快意,都因这涪江的风月,因这深情的山水。
  烟雨大榆渡
  我是1990年那个春节第一次走进县城的,刚参加工作的堂姐是我这里唯一的亲人。最难忘的是,我曾和她有一天坐船四次到大榆渡口。
  我听同学说涪江河边有船到对岸,很是向往。于是,在一个周末,缠着堂姐让她带我去。她在诧异之后放声大笑:“你去对岸没有任何事情,只为享受坐船的感觉?”。
  坐船竟然只要2分钱!我开心大叫:“一定得多坐几趟。”
  随着长长的队伍,我们慢慢走上船。坐在船上,我新奇地发现,乘客五花八门:有去县城赶集回家的,有挑着粪去对岸做庄稼的,有背着丰收了的菜籽准备去榨油的,还有像我和堂姐一样把着两边船舷观看涪江风景的。
  清新的空气,湿润的水气,扑面而来,令人心旷神怡,我使劲做着深呼吸,嗅着江水特有的沁入心肺的清凉。
  突然,天下起了小雨。不少乘客似乎早有准备,有戴草帽的,有穿上外衣的,甚至还有人披上了蓑衣。
  我和堂姐都没带雨具,一会儿,我们头上都罩上了一层薄雾。我享受这种感觉,倾听那春雨滋润万物的声音,那一丝丝轻盈的细雨伴随着河风,轻轻地贴在我脸上,吻着我的眼睛,我感觉细雨中在喧嚣的生活中平添了一份平静、一份空灵。
  站在船头,我回望车渡口,这边柳枝婆娑摇曳,江水阵阵拍打堤岸,发出“啪啪”的声响。再看并不遥远的大榆渡口,那里烟雨朦胧,却人头攒动热闹非凡。那天,我就在县城车渡口和大榆渡之间,随着熙熙攘攘的人流,被簇拥着,沐浴着春雨和雨后的阳光,上船、下船往返了四次。
  留恋小树林
  在涪江河畔成为湿地公园之前,江边是有一片小树林的。那里,留下了我太多青春的记忆。
  一到周末,去小树林玩耍的人很多,有野炊的,有聊天的,还有带着老人孩子出门踏青的。
  我和堂姐经常奔跑在小树林里,采花,拔草,爬树,也赤脚在草地上嬉闹打滚。小树林里还有一条小溪,弯弯曲曲的溪水一直流向涪江,惹得不少小朋友蹲在溪边捉蝌蚪。最让人欣喜的是溪边路旁的那一丛丛、一簇簇的野菊花,挨挨挤挤,仰着黄色的小脸,向着春风点头,向着天空微笑。一群群蝴蝶在花间翩翩起舞,分享着这场花的盛宴。我和堂姐情不自禁想抓住蝴蝶,随着蝴蝶的舞姿追了很远,蝴蝶没捉到,我们却在绿毯似的草地上飞跑、旋转、舞蹈,笑声撒满河边。
  我是在那里认识男友的。
  我不知道疯狂的我们在他眼中是什么形象,但是,多次的遇见和他们的主动招呼,我和堂姐两人的队伍中不知不觉变成几个人,后来又分散成几对人,再后来,似乎只有我们两个人了。
  把吊床安放在两棵树之间是谁发明的呢?我们在那片葱茏的小树林里,摇荡秋千,闭目养神,透过树叶的缝隙仰望蓝天白云。那里,留下了我们太多的欢笑,当然,也有因为吊床荡得太高差点掉到地上的惊呼。
  戏水涪江河
  我和男友曾经在傍晚漫步河堤,微风吹来阵阵桂花的清香,柳枝依依倒垂水面随风摇曳。夏日的夕阳洒在涪江上,那金色的余辉随着微波来回荡漾。几只小渔船在河面上游荡,另有几只在岸边休息,构成了一幅优美的画卷。
  “快过来,这边水凉快,好玩得很!”几个男女朋友在江中那块小洲大声地招呼我们。
  可是,我不会游泳,何况,没有准备下水当然也没有游泳衣,上岸后湿漉漉的咋回去呢?
  “没事,河边不是到处都有卖游泳衣的吗?”男友的鼓励打消了我的顾虑,我承认,贪玩的我被小洲上的欢乐诱惑了。
  借着月光,一群青年男女相互泼水打闹,故意使坏让人不小心栽在水里。一会是男女对着泼水,不知怎么的,似乎又变成两人一对相互向身边的其他人泼水。那夜,大家大声地笑着尽情地闹着。疯狂之后,疲惫的每个人脸上都挂满水珠,然后,三三两两挨着,或坐或卧,欣赏和享受着江中无边的美景。
  我看见,夜色朦胧,对面大榆渡口人影灯光隐约闪现,江心偶尔跃腾出水的鱼儿和不远处弄出哗哗水声的戏水人群,明月映在水中,被水波的涟漪搅成了一弘碎银……
  可惊险出现在我们返回岸边的那一瞬间。驮着我的男友竟然着不了岸。
  “怎么了?”我紧张极了。
  “没事,水流有些急了。”
  向下游游了大约十几米,男友尝试了几次,可似乎都没办法上岸。
  我吓得够呛:“又咋呢?”
  “岸边台阶青苔,太滑。”男友闷声回应,“没事,再看看。”
  我顿时后悔死了,早知道不该去江中去玩的。那一刻,我想到了死亡,我竟然以这样的方式死掉。唉,我死了没有什么,可是他明明是会游泳的,因为托着我,消耗了体力,假如也淹死了,那多冤枉呀,他的爸爸妈妈多么痛苦呀。
  曾经听说过被救的人不要死死地抓住施救者,不要束缚他的手脚让人家不能划水。于是,我闭着眼睛,不再说话,不再思想,只是静静都搂着男友的脖子,随波逐流……
  最终,我们靠上岸。躺在沙滩上,男友喘着粗气,我感觉那真是一场劫后余生,悄悄地大大地松了一口气。
  记得后来谈起那件事,男友哈哈大笑:那么几分钟,你竟然想了那么多?哪有啥危险,我是故意想和你多在水中停留一会。
  我夸张的表情可能让他有些不好意思:“感觉你当时很听话很安静,以为你也很喜欢。而且,上岸后你还紧靠着我呢……那晚,我第一次看到涪江的月亮真圆呀……”
  额的老天,我欲哭无泪:“当时的我感觉是从鬼门关走了一遭,上岸的那一刹那几乎应该是瘫软在地好吗?让我后怕不已,至今没有学会游泳。”
  男友再次大笑:“我悔过,我悔过——”
  “同来望月人何在?风景依稀似去年。”在涪江水边,地,还是那块地,人,还是那个人。可是,多年之后的今天,假如再次相约如今焕然一新的涪江河畔,还会想起那些曾经的絮絮低语和深情凝望吗?(2017年5月)
本文来源:http://www.dngaf.com.cn/a/tzlm.jshrss.gov.cn/

直播吧www.dngaf.com.cn,台上并无太大改变,只是在两侧各安放了一个细长的提词屏幕,幕后添了两张桌子,桌后坐了些人而已。都是朋友,也不能赚大家太多钱。

分享到: 射洪新闻网 更多
编辑:袁田
全媒体资讯
新闻导航  
·时政要闻
·社会新闻
·乡镇动态
·部门动态
·权威发布
政务微信、微博  
网民互动  
 
网站首页 | 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站内搜索
射洪县新闻宣传管理中心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
蜀ICP备14031143号  互联网新闻登载服务许可证:川新备14-080015  技术支持:遂宁新闻网
秒速赛车吧 EK娱乐◇超越神话娱乐◇优游娱乐 疯狂捕鱼赢话费 东方6加1开奖号码88期 博彩技巧??博彩通??澳门网络博彩??白凤凰博彩通??博彩对冲套利
新疆时时彩预测网 腾讯分分彩官网怎么样 胜负彩比分直播 贵州快三结果统计 时时彩计划